丁村尖状器 十禁忌之丁村

十禁忌之丁村  

丁村尖状器 十禁忌之丁村
9月底的一天,余教授的老友文警长找到了余教授,跟他说了一件奇怪的事。城市的南方有一个偏僻小村叫丁村,那里的村民突然全都被火烧死去,死时各自躺在自家床上,身上没有任何衣物,因为衣服已经被燃烧成了灰烬。丁村的村民并不是死于火灾或是被别人放火烧死,而是死于人体自燃。国外最早在17世纪出现过人体自燃的事,人在没有任何火源的情况下突然自身开始燃烧,直到死亡。人体自燃一直是个解不开的谜,如果丁村出现的是一两个村民自燃死亡也许是体质特殊造成的意外,但整个丁村的人都死于自燃就很奇怪了。
文警长明年就要退休,这件疑案让他百思不得其解,调查一直没有什么实质进展,局里打算尽快结案,想来想去也找不到个合适结案理由。文警长和余教授是多年好友,他找到余教授,希望这位民俗研究家同他一起研究,找到丁村人集体死亡的原因。听说有如此怪事,余教授也是很感兴趣,丁村他听说过,那里的人死后实行火葬,与丙村火葬不同,他们是架着柴火烧尸体,然后将尸骨入殓。
余教授答应了文警长的要求,两人开车很快就到了丁村。丁村空无一人,调查的人在两天前就离开了,当初丁村人被发现全死是因为一个卖货人到月底给村民带来生活用品发现的,平时的丁村基本没什么人去。余教授来到一间屋外向里张望,看见床上躺着一具燃烧过的焦黑尸骨,他吓了一跳,望向文警长寻求答案。文警长说他们没有把丁村人的尸骨埋上,主意是这事太邪乎,怕移动尸体影响他们的调查研究,他们只运走了一具尸体,尸研所现在也没给出尸体为什么燃烧的答案。
两人在村里到处转悠,偶尔有一两条狗跑出来对着两人犬吠两声,然后跑开。这些狗都是村民养的,村人死了狗无人养,警队的人来时就将被套着的狗放了任它们在村里流浪。余教授问:“村里的狗有自燃而死的吗?”文警长说:“没有,只是人。”“那就排除是食物和水的原因了。”“嗯......所以这事很棘手。丁村共73人,男女老少全死了,法医鉴定了死亡时间,这些人都是在同一天夜里死亡的。”“这太奇怪了,如果是什么超自然的神秘现象造成的,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弄明白了。”
余教授决定留下来住一晚,看晚上的丁村有什么变化,文警长同意,两个好友就凑合在车里住了下来。
夜里12点,两人被车外的犬吠声吵醒。白天见着的两条狗正在车外对着两人蹦跳着叫样子很着急,就好像有很多话要对两人说。两条狗确定余教授和文警长看见它们后,往村里的南方跑去,边跑边回头,意思仿似让两人跟着它们。余教授和文警长下了车,见两条狗没有恶意,只是有什么事想要告诉他们,便跟上两狗的步伐,往山里走去。
走了一段路程,进了山里,突然,前方出现了乌黑的几道人影,文警长拉着余教授蹲了下来,隐隐约约,借着天上的月光,发现那几个人只是乌黑的几具人骨,正是丁村死去的人。那几具人骨像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动作一致,脚步一致的进了一个山洞。山洞里传来火光,将进洞的路照亮。
这一幕吓坏了两人,躲在大树后面大气都不敢喘,只剩骨头的死人竟然在走动,山洞里不知有什么东西在操控他们。两人犹豫着要不要进洞,那两条狗坐在山洞外向里张望,却不敢进去。文警长摸了摸自己的腰间,他带着枪。余教授摸黑从旁边找了根木棍握在手里。两人都有一探究竟的意思。余教授小声说道:“里面可能是修炼邪法的人,不知利用丁村的人做什么,我们小心为上。”文警长点点头,“见势不妙我们就走,如果真是邪人,你我不是他对手。实在不行,我们直接灭了他,责任由我担。”说完,文警长拿出枪握在了手里。
洞口的两条狗看见两人进洞,也跟在两人屁股后。洞里两边墙上插着火把,仔细一看,这些火把竟是人的大腿骨。往里走了大约10米,里面变得宽敞,两人突然止住脚步躲了起来,前面的地上跪着一排排人骨,他们统一低着头,似乎在忏悔。他们前方的石阶上,坐着一个满身燃烧着火焰的人。火人看不清面目,只有一个人形骨架。他坐在石阶上一动不动,面朝着跪着的人骨。
这时,余教授和文警长身后的两条狗突然窜到了两人前方,对着火人叫,这让火人发现了两人。火人站了起来,全身的火焰跳动着,既像表现得很激动又像表现得很愤怒。跪在地上的骨人们也站了起来,转身用空洞的双眼望着两人,火人长着大嘴嚎叫了一声,骨人们纷纷跪下,保持刚才忏悔的模样。火人望着两人,竟然对着两人鞠了一躬,突然,洞里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两条狗的眼睛发出幽幽的光,跟着两条狗,余教授和文警长出了洞。此时的两人感觉好像在做梦,还没对眼睛所见到的事有点点想法就出了洞,洞里那东西,究竟是什么,为何要向两人鞠躬?
回去后,文警长找人进洞察看,竟然发现了一具被烧过的尸体,经检验死者为男性,已经死了三年多,被烧过的骨头上有很多被砍过的痕迹。更奇的是那些本来该在洞里的丁村村民尸骨,竟然还是躺在死去的床上。余教授和文警长自是不能说那晚见了什么,只说是两条狗带他们进洞发现的尸骨。
那两条狗不见了,躲了起来,它们想陪着自己的主人在村里,直到死去。
洞里死去的男性和丁村村民的死,无人破解,终究成了未解之谜。余教授猜测,那个男人的死多半与村民有关,也许是村民害死的也不一定。那两条狗是村民所养,知道是谁害死了自己主人,所以带他们去找杀害主人的凶手,而洞中男人见有人来,知道自己的尸骨会被发现沉冤得雪,所以放心的走了。
那个男人为什么会变成火人?丁村事件,变成了永远的谜。
意外怪事死亡尸体  
友情提示

转载请注明本文地址:https://www.vmqnkad.cn/yuedu/15251/2310381.html

更多阅读

  • 李敏德柔然 李敏德的亲生父亲是柔然可汗吗?柔然吐贺真可汗是谁?

    李敏德柔然 李敏德的亲生父亲是柔然可汗吗?柔然吐贺真可汗是谁?

    李敏德的亲生父亲是柔然可汗吗?柔然吐贺真可汗是谁?  >民间故事是从古至今一直流传下来的故事传说从中我们可读到中国古代流传于民间那些人和事李敏德的亲生父亲是柔然可汗吗?柔然吐贺真可汗是谁?就是一个经典的其实,刘老爷还是很

  • 二甲戊灵的使用禁忌 十禁忌之戊村

    二甲戊灵的使用禁忌 十禁忌之戊村

    十禁忌之戊村  >戊村,位于F市的西北方。这几天,新闻报纸上都报道着同一件事情,那就是戊村闹鬼!晚上村中总听见唱戏声或看见穿戏服的人。那里的村民已经接二连三的搬出了戊村,本来戊村是以种可口的大米出名,这下好了,村民们纷纷丢下手

  • 壬在十天干中排第几 十禁忌之壬村

    壬在十天干中排第几 十禁忌之壬村

    十禁忌之壬村  >壬村,是个偏僻的小村子,最近却出了名,因为村中出了神医。壬村一个病怏怏的孤寡老头,某日神清气爽站在村人面前,告诉村人梦里神仙传授了他一套独门治病秘方,各种疑难杂症都能治。村人不信,只当这老头病疯了,此时回光返

  • 民间关于鬼的禁忌 民间十大禁忌之半夜梳头

    民间关于鬼的禁忌 民间十大禁忌之半夜梳头

    民间十大禁忌之半夜梳头  >漆黑的夜空之中突然一道闪电一闪而过,在夜空之中划出了一道优美得符号整个小镇漆黑一片,无尽的黑暗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慢慢的吞噬着整个小镇,大街之上空无一人,仿佛一座死城一样,轰隆隆的雷声也在这个时

  • 十二星座死神 【十二】禁忌之恋

    十二星座死神 【十二】禁忌之恋

    【十二】禁忌之恋  >二十年前,s市孤儿院门口。今年s市的夏天来的比以前要早一些,尽管还是清晨,但是空气已经带着丝热气了,在门前打扫卫生的老叶打了个哈欠,继续扫着,忽的感觉笤帚扫到了个重物,紧接着,便是一阵婴儿的哭声。他向前望去,

  • 过零丁洋古诗原文翻译 菩萨蛮(十一之六)原文|翻译|赏析_原文作者简介

    过零丁洋古诗原文翻译 菩萨蛮(十一之六)原文|翻译|赏析_原文作者简介

    菩萨蛮(十一之六)原文|翻译|赏析_原文作者简介  >菩萨蛮(十一之六) [作者] 贺铸   [朝代] 宋代 粉香映叶花羞日。窗间宛转蜂寻蜜。欢罢卷帘时。玉纤匀面脂。舞裙金斗熨。绛襭鸳鸯蜜。翠带一双垂。索人题艳诗。《菩萨蛮(十一之六)》

  •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翻译 菩萨蛮(十一之十)原文|翻译|赏析_原文作者简介

    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翻译 菩萨蛮(十一之十)原文|翻译|赏析_原文作者简介

    菩萨蛮(十一之十)原文|翻译|赏析_原文作者简介  >菩萨蛮(十一之十) [作者] 贺铸   [朝代] 宋代 朱甍碧树莺声晓。残醺残梦犹相恼。薄雨隔轻帘。寒侵白纻衫。锦屏人起早。惟见余妆好。眉样学新蟾。春愁入翠尖。《菩萨蛮(十一之十)》